梦蓝:老李的幸福和悲哀
2018-05-19 23:34:59
  • 0
  • 0
  • 4
  • 0

老李是香港人,当国贸成为深圳地标建筑那会,老李就在深圳有了自己的物业。

老李年轻时在香港,据说是教师,后来到深圳成了一个商人。

有钱,加上文质彬彬、一表人才,生意场上,也许是逢场作戏,也许是弄假成真,总之,后来香港的老婆和四个子女全部和老李断绝了关系,他就留在了深圳。


六十几岁,头发开始花白,老李偶尔搞点房产投资其他都不做了,身边也不再有其他人,他想找个质朴的女子过平淡的日子。

朋友推荐了自家的小保姆,一个湖南常德的农家女,虽然没文化长得也普通,还小了老李一大截,可老李没意见,反而觉得这种女子会照顾家里伺候人、本份踏实靠得住。

小保姆更没意见:眼见自己就是三十岁的老姑娘了,总不能一辈子当保姆吧?与其找个穷小伙一起奋斗继续过苦日子,不知未来如何,不如抓住眼前掉下来的机会,年纪大点又如何?有钱还有数套房,结婚了自己就是主人,可以雇别人当保姆哦。

结婚了,小保姆怀孕了,老李惊喜万分,对小保姆有求必应。老李给她在常德老家建了一栋楼,并时不时接济她娘家。

孩子出生了,是个儿子,老李幸福得年轻了很多。可是小保姆坚持要回娘家去养孩子:请保姆照顾肯定不如她父母照顾来得贴心和周到。

从此,老李又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,另外多了一个任务:定期往常德老婆那打钱。

小保姆象征性地回回深圳,但基本呆在常德。

老李开始了不安,有人帮带孩子,听说小保姆迷上了麻将,每天忙于建长城,还养了个小白脸。

他不再有求必应往常德汇钱,坚持要小保姆带孩子回深圳,小保姆也提了一个交换条件:让老李把她和儿子的户口弄到香港去,以便孩子以后在香港读书。

老李答应了。可是小保姆变卦了,不知听谁说:你去香港干嘛呀?没文化没技能呆在那边做什么?

老李的幸福变味了。他开始把钱看得紧紧的,小保姆动不动闹情绪带着儿子跑回常德,甚至不管老李腿脚不便、言语含混、脑袋迷糊,不过他始终坚持自己买药吃,从不借小保姆的手。

阿容最后两次见老李是在国贸附楼的一个小套房里。她给前同事——也是小保姆的老乡推荐商业保险时,对方提到了中风的老李,说他目前的状况肯定需要这些保险。


阿容敲开门进去时,屋里一片狼藉,“你老婆和儿子呢?都要开学了!”

老李瘸着一条腿喃喃自语“管不着了!我管不着了!..........”满脸的茫然和凄然。

老李说保险都买了,不用了,他坚持要送阿容下楼,原来每月要吃八、九百元的药,药没了,他坚持自己去药店买。

阿容和前同事曾经周末去过老李家三次,还吃过两顿饭,一次是老李请吃麦当劳,一次是老李亲自买菜下厨,他让姑娘们吃饭,自己却乐呵呵呆在另一个房间。阿容从没见过那个保姆,她基本都在常德,老李希望两个姑娘能常去他家热闹,专门清理了一个房间留给她们,她们来了,他也从不进那个房间、参与她们的聊天。

阿容对老李的印象:一个好老人!一个君子!他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?

在开学的前一天,实在不放心,阿容买了一些水果又去了一趟老李家。

门一开,和上次的沮丧神经完全不同,老李满脸微笑,小客厅里两个7、8岁的男孩在玩,他指着那个胖墩墩的孩子,骄傲地道:“我儿子!” 然后走到另一房间里坐在床沿上,开心地笑着..……

你老婆呢?

在常德。

那你儿子怎么回来的?

让火车上的熟人带回来的。

那她不回来吗?

……


看着老李那掩饰不住的高兴劲,阿容只觉得更加悲哀,由于后来换了工作,离得远了,就再也没见过老李了,一晃十几年就过去了……


(梦蓝的天空 写于2018.5.19晚)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